L'autore

愿我能忘了你

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,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。偶尔梦里回到沙城,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,而你却无法碰触,一旦双手陷入,整座城市就轰隆隆的崩塌,把你的喜笑颜开,把你的碧海蓝天,把有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所以我们泪流满面,步步回头,可是我们只能往前走。哪怕往前走,是和你擦肩而过。我从你们的全世界路过,可你们也只是从对方的世界路过。哪怕是寂寞无声,我们一就是废话流,说完一切!和沉默做老朋友。


一大早上起来就各种轰炸这真的好么。。。


与世隔绝的一小时

黑色是好安全的颜色,没有光的窥探,没有声音的掺杂。几乎是每晚,背贴在床上,耳朵里一定有我爱的旋律。也许是孤独者自我温暖的方式,也许是多愁善感的共鸣,我能找到自己的存在,在某一句熟稔的歌词里。我会叹气,会失落,会用手去在黑暗中挥舞。这是与世隔绝的时候,我自己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