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'autore

愿我能忘了你

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,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。偶尔梦里回到沙城,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,而你却无法碰触,一旦双手陷入,整座城市就轰隆隆的崩塌,把你的喜笑颜开,把你的碧海蓝天,把有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所以我们泪流满面,步步回头,可是我们只能往前走。哪怕往前走,是和你擦肩而过。我从你们的全世界路过,可你们也只是从对方的世界路过。哪怕是寂寞无声,我们一就是废话流,说完一切!和沉默做老朋友。


一大早上起来就各种轰炸这真的好么。。。


你还想出名吗?

曾经我看过一档节目,他可能是全国最知名脱口秀,现在呢?也许还是吧!真的是也许吧,但如今我身边很少有人再关注他了,甚至我现在也不在关注那大名人了,可能是现在没那多功夫关注吧!或许也是视觉疲劳吧……
前两天我听了一个短文才知道,他胡说八道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
一个人要承认自己的局限,是很不容易的,我曾经比谁都爱宣扬那套东西——就像那个大名人在脱口秀里说的那样:“你不约会、不谈恋爱、不出去玩、不喝酒、不逛街、不疯不闹、不叛逆、不追星、不暗恋、不表白、不聚会、不k歌、不撒野。因为你要学习、你要工作,请问你的青春被狗吃了吗?”
但我现在,更想问那个大名人;“你是靠约会恋爱出去玩喝酒逛街追星暗恋表白聚会k歌撒野,才成为你的吗?”
这一切就是原因!

与世隔绝的一小时

黑色是好安全的颜色,没有光的窥探,没有声音的掺杂。几乎是每晚,背贴在床上,耳朵里一定有我爱的旋律。也许是孤独者自我温暖的方式,也许是多愁善感的共鸣,我能找到自己的存在,在某一句熟稔的歌词里。我会叹气,会失落,会用手去在黑暗中挥舞。这是与世隔绝的时候,我自己的世界。

不该乱的抽屉

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,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,所有失去的,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。

不只杂物需要被分类收纳,你的心事更需要整理安顿。

很多人应该都有类似的经验:为了腾出更多空间,清理书桌抽屉时,赫然发现里面塞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杂物,绝大部分东西,都是你无意间顺手塞进去的,后来想找也找不到,直到你开始整理,那些失踪物品才重见光明。

其实,你的心也像一个抽屉,里头放置了种种心事,但这个“心事抽屉”并不是无底洞,它有额度限制,同样会被塞满,需要清空、整理。

面对很多不愉快的事情,或许你总是选择眼不见为净,或是抱持着“算了”的心态,独自将所有的情绪吞下,因为你知道,再怎么大声呼救,也不会有人帮助你、拯救你,所以你宁可选择压抑。

在那个当下,你无法理清事件的前因后果,更无法当即消化刺痛你的情绪,只想快点儿让那件事过去,于是,被负面情绪层层包裹的伤痛记忆,就被你这样一股脑儿地塞进心中的抽屉。

从表面上看来,事情过去了,一切风平浪静,可是你的心情仍旧卡在内心深处,不见天日……

告别那可笑的长发,从此不再害怕,那一缕缕掉落发迹如同对从前的否定,但内心依然强大,不怕别人的冷嘲热讽,冷笑吧!就这样过吧!但上帝给的结果却是她已不再身旁。
天空蔚蓝无比美丽,我的模样为什么这么狼狈落魄,只是手握没有回应的电话,流淌的音乐无比甜美,可为什么我的耳朵里为什么只听到悲伤,为什么…… 失去了你,我的心里就像在悲鸣。传来了彩铃声,是在嘲笑这样的我吗。在床边,响起的电话,拜托请接听吧,不要让我也哭泣。一边说着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…但又再次拨打着。
我们同一走过的记忆之路,而如今我又走在那条路上,你的微笑依旧在我耳边索绕,即使阻拦我的这些旋律冷酷无情,我也再次拨打电话,传来的彩铃声是对我的回答吗?
如果当时紧握你的手,如果转过身紧抱着你,现在我会听到的不会是这铃声,而是我日思夜想的你的声音吧!如果我再做的好一点,如果我再对你好一些,现在我听到的不会是这悲伤的歌曲,而是你温柔的声音,歌曲已经接近尾声,我心越是崩溃,歌曲不断重复,泪水不断蔓延,时间不断流逝,我逐渐淡忘你的声音。
请接起你的电话,即使对我说一句话也好,请对我说再见……

阴影都来自于太多的害怕失去。可,已经意味着什么是是了。我难过,难过的只是满心的努力仅仅变成了多余。不知自己得用多长的时间,三年,五年,抑或余下的每一天天时间去适应一种宠辱不惊。
虽然难过,但是没有唏嘘,没有后悔,如果回过头再一次,我可能还会选择最好的你,给了我最好的选择。还是会任性的经营,但是不会让你弄丢我。
始终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像你一样,以接近我绝望的速度忘掉我,但是再拉一个人进来绝对不会是更好的技巧跟选择。
我的祝福与制作显得卑微了些。不在意也行,二分之一的结果。我会计较自己有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。
成长不是该的,只是没有办法的非做不可。杖朝的年代愿你怀念我。